admin

admin

发表于 2018-01-21 17:38:31

shuidao.png

稻米是中国三分之二人口的主食,人均年消费稻谷约140公斤,总消费近2亿吨。2017年12月16日,因读到一篇微信帖文——《天啦,2017年稻谷库存超过1.6亿吨?足够16亿人一年吃》,我临时动议,打开电脑,写了一篇小文《请不要砸中国人的饭碗!》,由于草草成文,没有充分论证,当晚首发在自己的公众号“金玉良种”上,没想到在微信朋友圈打扰了万余人的周末休息,数百人点赞,数十人评论,20余人赞赏,数位使用苹果手机而没有赞赏功能的朋友绕道“给赞”给与赞赏,让人欣慰!更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的朋友高洪昌先生将这篇小文搬到“今日头条”,至12月28日,推荐209万,阅读49.1万,评论5470,点赞5300余人!这是我2017年20余篇文章的最好成绩单!

 

今天,继续“饭碗”话题,发表一下我个人关于2018年中国稻米产业形势的看法,欢迎不同观点者写文章讨论,拒绝争论。

 

一、生产与消费

 

1.全国水稻总面积下降,单产徘徊,总产降低或徘徊

 

面积下降基于以下原因:(1)沿袭2016、2017年下滑惯性;(2)北方特别是东北旱改水已达到高点;(3)玉米价格开始回暖,效益看好;(4)南方早稻、晚稻面积继续下滑;(5)山区水稻退耕休耕;(6)少数农户撂荒;(7)预期国家下调稻谷最低收购价,甚至取消早稻最低收购价;(8)老年农民退出种植领域等。

 

单产徘徊基于的理由是:(1)新品种推广无特别亮点;(2)化肥、农药暴涨影响农户投入积极性;(3)规模化种植相对于精耕细作管理粗放、风险聚集;(4)自然灾害频发;(5)机械化收获造成落粒损失等。

 

有了总面积下降、单产徘徊的预测,总产降低或徘徊的预期就无需论证了。

 

2.农场化、规模化生产模式继续扩大,土地流转多数陷入困局,土地托管开始盛行

 

中国水稻生产的农场化、规模化趋势快速推进,其背后的逻辑是:(1)政府强力推进土地流转、托管等;(2)老年农民退出种植领域让出土地;(3)稻米加工端要求规模化种植;(4)种植领域自身也希望扩大规模分摊不变成本,提高效益。

 

土地流转陷入困局,是因为人们对小农经济与农场规模化模式的区别认识不透。第一,规模化模式在提高效率的同时,也聚集了风险。比如,在小农经济模式下,阴雨就不是大的问题,只要半天不下雨,就可以收割;收割后的晾晒也没有大的问题,堆在家里经常翻动就可以了。而规模化农场,哪怕只有100亩,收割晾晒都成了问题;即使有烘干设施,由于时间集中,面积稍大一点也满足不了。再如倒伏,在小农经济模式下,倒伏后可以人工扶起来,也可以人工收获,在规模化情况下,这就完全没有可能了。第二,在发生自然灾害时,小农经济的情况下,可以自救,损失也就大大减小,农户面积不大,亏损一点也关系不大。而规模化经营就不同了,损失就全部集中了。

 

3.全程机械化作业基本实现,机械直播、烘干呈上升趋势

 

人工插秧基本被淘汰,直播、机插成主流,机械直播开始取代人工撒播,随着国家“优质粮食工程”中“粮食产后服务体系”建设的推进,烘干设施会大面积建设。

 

4.地租、化肥农药、人工等成本继续攀升

 

高地租、高生产资料、高人工是种稻效益低下的三大元凶,当然最首要的还是高地租。“环保新政”导致化肥、农药暴涨,适农人口减少导致人工成本直线上升,土地确权致使地租高涨。依笔者愚见,耕地应该回归它的本质属性,套用习总书记针对“炒房”的话式说,“地是用来种的,不是用来租的。”耕地作为农民就业、养老保障的时代已经过去,一点点地租现在已根本解决不了农民的就业、养老保障的问题,所以农民的社会保障必须另辟蹊径。只有把农民与土地割裂开来,中国的农民才有希望;只有减低甚至取消地租,中国的农产品才有竞争力!否则,农民和农产品这两个问题一个都不能解决!

 

5.稻米消费人口呈增长趋势,人均消费下降

 

我国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口以大米作为主食,并且消费人群仍在扩大。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我国粮食生产、供求关系和市场需求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供给方面的重大变化:一是稻谷库存充足,二是近年来国内稻谷生产稳定,年产量一直在2亿吨以上,三是持续净进口。需求方面的重大变化:一是消费人群的年龄结构、城乡分布等发生了重大变化,二是对产品品质、安全等方面有了新的要求,三是口粮消费总量已有明显下降。总的来说,大米供求关系由过去的“紧平衡”到了“总量充足、低端有余、优质不足”的局面。

 

我国大米市场消费仍较为低迷。2016年国内稻谷总消费量约3886亿斤,同比减5亿斤。其中,口粮消费约3275亿斤,同比减13亿斤;饲料用粮约282亿斤,同比减4亿斤;工业用粮约227亿斤,同比增10亿斤。

 

二、种业发展

 

1.南方稻区常规稻强势来袭

 

2018年南方稻区常规稻强势来袭,长江中下游稻区尤其如此。常规稻重新受到欢迎基于以下理由:一是直播规模越来越大,杂交稻种子成本居高不下;二是常规稻种子便宜甚至可以自留种;三是常规稻品种株高一般较矮,抗倒性较好,米质较好;四是2017年多灾并发淘汰了一批杂交稻品种,特别是品质较差的杂交稻品种;五是代表性的常规稻品种“黄华占”2017年表现不俗。

 

支持上述判断的还有2个数据,一是江西2017年一季稻主推品种7个,其中4个常规稻,3个杂交稻。二是湖北省2018年将审定3个常规中稻品种(福稻88,荆占1号,鄂丰丝苗1号),2012-2017年6年湖北省审定71个中稻品种,其中仅审定绿稻Q7(2014)和粤农丝苗(2017)2个常规中稻品种,在审定的品种中,常规中稻品种有明显放量的迹象。

 

2.华占现象更为突显

 

中国杂交水稻育种近年出现了“华占现象”,即大量的以“华占”为父本配制的杂交组合(包括两系和三系)通过审定,并受到市场的追捧。根据国家水稻数据中心(截至2017年8月15日)的公开信息,笔者统计,以“华占”为父本,已审定59个品种,其中三系组合44个、两系组合15个;申请品种权保护尚未通过审定的杂交组合26个,其中北京金色农华种业科技有限公司申请保护24个,这也是一个“奇观”!以“华占”为父本,正在区试中的品种更多,估计全国2017年在100个以上,仅湖北省2017年生产试验3个,区试中7个,其中继续试验3个,新参试4个,绿色通道、联合体试验还不在其中。初步估计,最终直接以“华占”为父本审定的品种全国有可能达300个以上,以其衍生系为父本的品种或许会更多。目前“雅占”、R028、R0861便是。

 

从2008年“天优华占”通过审定开始,以“华占”为父本审定的品种数量之多,以“华占”为父本组配的组合在区试中的数量之多,以“华占”为父本组配的组合申请品种权保护的数量之多,让人瞠目结舌,成为中国水稻育种史上的一大“奇观”!作者把这一现象称为“华占现象”,直接以“华占”为父本的,称为“华占现象1.0”。

 

以“华占”的衍生系如雅占、R0861、R028等为父本在区试中的品种也很多。初步估计,华占的衍生系将会多如牛毛,以衍生系配制的杂交组合将会更多。所以称之为“华占现象2.0”。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比“华占现象”稍晚出现、预计有超越“华占现象”之势的“新现象”正在出现,作者暂称为“华占现象3.0”。据作者掌握的不完整的信息,目前有“五山丝苗(R534)”、“黄莉占”、“粤禾丝苗”、“鄂丰丝苗”等已初现端倪。根据国家水稻数据中心的公开信息,这些品种与“华占”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出现同一现象,并表现出共同特征,这就只能算是“奇观”中的“奇观”了!

 

所以,目前的状况可以概括为:华占1.0引领市场,华占2.0争先亮相,华占3.0你追我赶。

 

3.品种海啸迎面而来

 

2016年国家首次审定水稻绿色通道试验品种,受益者仅有隆平高科一家,审定17个品种;2017年国家审定水稻品种178个,接近2016年66个的3倍。2016年8月修订的《主要农作物品种审定办法》,明确了联合体试验,不少企业2016年就申请了联合体试验,第一批试验2017年已经同步进行生产试验,大批品种已经结束区试,2018年将通过国家审定。国家、省区试也扩容提速,各省也推出绿色通道、联合体试验,引种备案已经常态化,2017年的“品种井喷”将在2018年演变成“品种海啸”。

 

但是,预计受市场欢迎的品种依旧为数寥寥,多数品种“见光死”,通过审定之日,就是死亡之时,或者是昙花一现。其根源是“山寨式育种、大跃进式审定”的结果,原始创新严重不足,育种材料没有创新,育种技术没有创新,育种家还是那么多,品种一下子数倍地增长,只能是鱼龙混杂,出大品种的概率更低。

 

4.“丰优抗”是标配,“两高一低”成育种新目标

 

丰产、优质、抗倒、耐高温、抗稻瘟是水稻新品种的基本配置,在此基础上,高商品性成为睿智育种家的新目标。所谓高商品性,即高出糙率高、高整精米率、低垩白度,作者简称米质的“两高一低”。国家粮食局修订中的国家标准《大米》(GB/T1354-201*),将优质大米的定等指标精简到6个,即碎米总量、小碎米、加工精度、垩白度、品尝评分值、直链淀粉含量。前三个为加工指标,后三个为决定米质的内在指标。笔者认为,根据现行标准和当前水稻育种实际,直链淀粉含量在优质一级范围内(13-18%)已经完全不是问题,优质育种的关键是垩白度(<5%)和品尝评分值(>70)了。水稻育种家在满足“丰抗优”(“丰抗”是生产者的需求,“优质”是消费者的需求),就必须考虑决定品质的加工指标(如出糙率、整精米率等)了,高商品率、低成本是加工企业的要求。据研究,不同品种的出糙率、整精米率差异很大,育种家其实就是做遗传变异的文章,有变异就会有新品种!

 

国家粮食局2016年从8个籼稻和5个粳稻主产省抽取中晚籼稻和粳稻样品2838份,籼稻、粳稻的出糙率分别为63-85%和52.1-85.2%,整精米率分别为14.6-76.6%和35.4-79%。这说明籼稻与粳稻质量指标存在明显差异,但籼粳稻之间出糙率差别小,整精米率差别大。无论是出糙率,还是整精米率,均是上限差别小,下限差别大,籼稻出糙率的下限反而高于粳稻。这表明,缩小籼粳稻质量差异是完全有可能的。进一步提高粳稻质量的主要着力点是淘汰低出糙率和低整精米率的品种;提高籼稻质量水平的主要着力点是提高整精米率,同时淘汰低出糙率和低整精米率的品种,重中之重是淘汰低整精米率的品种。所以水稻育种家要特别关注出糙率和整精米率,培育高商品性品种。

 

三、加工与贸易

 

1.品种品牌开始形成

 

“优质大米种为先”,品种对大米质量的决定作用已经被广泛认识,日本越光大米是如此,泰国香米是如此,我国的五常大米还是如此。单一品种,连片种植,分品种收获、储运、加工,专品牌销售,品牌与品种直接挂钩,保持产品的稳定性、一致性、优良性。南方稻区的“黄华占”在一些地区已经成为大米品牌,丝苗、野香优等正在南方成为优质米的代名词。

 

2.产业链不断延伸

 

种业向下延伸至米业,米业向上延伸至种植业,向下延伸至贸易,贸易向上延伸至种植业和加工业甚至种业,从种业到大米销售的全产业链正在形成。在这些产业中,种业的体量是最小的,种业人不可掉以轻心!

 

3.稻米升级优质化

 

中国人民的温饱问题已得到解决,人们不仅要吃得饱,更重要的是吃得好,吃得健康,吃得安全。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消费者更多地关注口味、健康与营养,消费结构升级将对粮食供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尤其在经济发达地区,对大米的这种品质要求会越来越高,对大米从原料到加工精度各环节也提出了新的挑战。目前全国年均消费大米中,品牌大米仅占2%。随着我国中产阶级的形成和数量的不断增加,对优质品牌大米的需求量会不断增加,这就为高端大米的发展提供了机遇。

 

财政部、国家粮食局印发《关于在流通领域实施“优质粮食工程”的通知》(财建〔2017〕290号),明确指出“优质粮食工程”是推进粮食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突破口,是加快粮食产业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优质粮食工程”的实施要以“为耕者谋利,为食者造福”、推进精准扶贫、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为目标。一方面,要有利于提高绿色优质粮油产品供给,将提升收获粮食的优质品率、优质优价收购量和粮油加工产品的优质品率等作为重要考核指标;另一方面,要有利于提高种粮农民利益,将带动农民增收作为重要考核指标。这样的政策指导,必定是优质优价,劣质品种迅速被淘汰,稻米品质升级速度加快。

 

四、政策与市场

 

1.最低收购价继续下调,早稻或取消

 

最低收购价政策调整动作加大,几乎肯定是全面继续下调,早稻取消保护价是大概率时间,严重影响农民信心,降低投入热情,加速农民退出水稻种植。

 

2017年11月16日,全国政协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 陈锡文建议从2018年夏粮和早稻上市开始,取消主产区的麦、稻最低收购价格制度,按生产成本加补贴的办法,实行“市场定价,价补分离”政策。

 

在2017中国粮油财富论坛上,国研中心程国强建议,今后只公布稻谷最低收购价,不再分别设定早籼稻、中晚籼稻、粳稻最低收购价。2018年调低价格,并配套给予粮农基本收益补偿。明年托市收购启动延迟一个月。

 

这些谋士高频率地就降低稻谷最低收购价发声,说明决策者的一种取向。

 

2.稻谷价格不会太悲观,“稻强米弱”局势将延续

 

作者猜想市场稻谷价格不会太悲观,预判2018年早稻和早熟中稻的市场价会是“低开高走”,优质中晚籼、优质粳稻“高开高走”。高质量稻谷不会过剩,过剩的是质次、价高的劣质粮和陈化粮。作者作出这一另类预测的逻辑是,稻谷总产是下滑的,消费是增长的,进口是有限制的,优质稻谷是供不应求的。供不应求的东西哪有降价的?

 

尽管稻价不会太悲观,但“稻强米弱”的局势将延续。作者认为,“稻强米弱”的概念应该细化表述,不能笼而统之,实际情况是“优质稻谷强势,劣质大米弱势”。国库的劣质粮不消化完毕,“劣质大米弱势”的局面就不会改变。国家稻谷储备的功能应该由“保农民增收”转变为“保口粮安全”,由“政策性储备”转变为“效益化储备”,变“收购劣质谷”为“收购优质谷”,变“混收”为“单收”,变“纯收储”为“为加工企业服务”或“收储加工一体化”。

 

3.进口可能继续维持高位,库存依然高企

 

我国在2011年成为大米净进口国,2012-2014年大米进口量一直大于200万吨,2015-2017年一直超过300万吨,2018年的进口量可能继续维持高位,但也不会过份增长。

 

2018年库存依然高企。有机构预测,2016年底我国库存稻谷1.61亿吨;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我国生产稻谷2.0856亿吨,我国消费稻谷月1.95亿吨,加上进口因素,当年可能结余稻谷2000万吨;据此推算,2018年6月底即新谷上市前约库存8000万吨,足以满足全国5个月的需求。若考虑到我国早稻面积越来越小,现在只有约8000万亩,大部分稻谷要到9月至10月才能上市,我国的库存稻谷数量也不十分可怕!关键的问题是,库存稻谷的质量不高,不能满足市场的要求,预计部分转饲或报废。

 

4.优质大米标准有望统一

 

关于优质大米的标准,现行的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至少有:《大米》(GB/T1354-2009)、《优质稻谷》(GB/T17891-1999)、《食用稻品种品质》(NY/T593-2013)。这三个标准对确定优质大米的关键指标、标准也各不相同。

 

国家粮食局标准质量管理办公室2017年7月24日 印发《关于征求<大米>国家标准意见的函》,从《大米》国家标准(GB/T1354-201*)征求意见稿发现,优质大米的定等指标精简到6个,即碎米总量、小碎米、加工精度、垩白度、品尝评分值、直链淀粉含量。而且,决定大米品质的内在指标垩白度、品尝评分值、直链淀粉含量的标准完全与农业部制定的行业标准《食用稻品种品质》(NY/T593-2013)相同,这就使得水稻育种、品种评价、稻谷和大米评级有了统一的标准,作者预测水稻品种审定的米质定级将使用新标准,这必将促进水稻产业特别是优质稻米的发展。

 

5.水稻不会步玉米后尘

 

 国家取消玉米最低收购价后,在2016年出现了“玉米一元4斤”的惨观,作者一直认为水稻不会步玉米的后尘,因为水稻与玉米有许多不同:第一,玉米有替代品,如高梁、大麦、酒糟等,水稻是口粮,替代品虽有,但消费习惯迫使不能替代。第二,玉米主要是畜牧业消费,中国的畜牧业有明显的周期性,而稻米是人类消费,很稳定,没有周期性。第三,中国玉米品质差,难出口,中国水稻品质上没问题,首先可少进口,再次是可出口。第四,肉食进口可直接打压玉米需求,水稻没有打压因子。第五,玉米近十几年面积增长太快,由3亿多亩到了5亿多亩,总产增加太多,库存太多,加上了畜牧业萎缩需求不旺、替代品、肉类进口太多,综合因素造成。现在的水稻总产比1997年的水平还高不了多少,面积在下降,人均消费也有潜力提高。总之,不担心水稻会严重过剩。中国的粮食安全,实际上就是稻米的安全。中国的稻米离长期过剩还很远,反而离“产不足需”只有“一步之遥”或者是“一念之差”。

 

五、结束语

 

作者并非职业行业分析师,写作本文的目的纯属自娱自乐,当然也是出于专业人士的良知,发出一些正能量的声音。如果您不认同,请您有理有据地写出来!建议不要杜撰一些“耸人听闻”的标题,搅乱人心。我们每个中国人真的都应该“敬畏”饭碗!2017年我国进口大豆9954万吨大豆,而1999年才进口101.7万吨,2000年大豆进口突破1000万吨,2002年2041.6万吨,超过国内大豆总产量。认真分析这些数据,足以让人窒息!2017年进口9954万吨大豆,我国当前大豆单产约240斤/亩,按此计算需要8.3亿亩耕地种植!我国耕地面积红线是18亿亩!人均进口大豆约150斤!2017年的进口量比1999年增加近100倍!虽然这是大豆的数据,这告诉我们,对于水稻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因为全球稻米贸易总量只有约4000万吨,全部让中国进口,人均仅60斤!依作者的观点,现在中国人并没有养活中国人!就算大米、小麦进口量不多,但是我们的食用油、转化成肉蛋奶的饲料蛋白等几乎8成依赖于国外!这怎么能叫“中国人养活自己呢?”时隔22年后,再来看世界观察研究所Brown先生1995年发出的世纪之问“谁来养活中国人?”已经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了!

 

中国的水稻产业,一刻都不能放松,一个环节都不能放松!否则,不战自乱!一个近 14亿人口的超级大国,一个人缺1斤粮食,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738阅读 | 0评论
你的回应
My title page contents